和珅家有張人皮,上朝前必上香鞠躬,抄家后獻給皇帝,驚呼快燒掉

樂享網 2023-12-06

前言

縱欲的鐵面無私也能馴服大清官僚體系?

當最后一位皇帝溥儀從紫禁城中緩緩走出,那些朱紅色的大門緊緊地閉合在他身后,我們的民族也終于走出了那段被歷史洪流湮沒的血淚史。「人皮草袋」只存在于博物館的展廳中,提醒著后人那殘酷的歷史。但愿新時代的到來能讓歷史的車輪不再重復地碾壓蒼生,人們手拉手,共享天倫。

朱元璋制定剝皮制度 企圖整肅吏治

明太祖朱元璋是一個極端殘忍的君主。他為了整肅吏治,震懾貪官污吏,專門制定了一套駭人聽聞的剝皮制度:只要老百姓舉報地方官員貪污,一經查實,不僅要梟首示眾,而且要在其尸身上剝下一整塊皮膚,然后制作成草人懸掛在自己的官府里,以儆效尤。對此,朱元璋還作了三條詳細規定:

第一,允許百姓直接向京城告發貪官;

第二,官員貪污數額超過六十兩白銀者,必剝皮制草人;

第三,在各地府衙門旁專門建立「皮場廟」,作為固定的行刑剝皮處。

這樣殘忍的刑罰讓許多貪官汗毛倒豎,生怕被棒槌百姓舉報。一時間,「人皮草袋」「剝皮揎草」之類的詞匯便傳遍天下。百姓們似乎也逐漸麻木了,舉報貪官的人反而越來越少。可想而知,這套制度的震懾效果并不盡如人意。

朱元璋死后,這種剝皮制度并沒有終止。相反,它成了統治者整肅政敵、報復異己的有利工具,被反復濫用。剝皮成了一種權利游戲,從而讓權力腐敗和道德墮落愈演愈烈。

剝皮逐步失控 成為權貴尋樂的手段

到了嘉靖年間,內閣首輔梁儲之子梁次騙更是將這種殘酷的刑罰發揮到了極致。他因爭奪一百畝田地,竟率領佃戶燒殺楊姓民戶二百余人,還將八旬老人殺死后剝皮懸掛街頭。此后,梁氏一族仗著權勢,屢屢無視法紀,恣意妄為。剝皮殺人成了他們取樂的日常手段。他們甚至還傳下了一套「皮刑九法」的秘密剝皮技巧,代代相傳。

再往后,倭寇與明軍的混戰更讓「人皮草袋」這一物件充滿了血腥與敵意的象征。武宗時期的大學士樂欽宗在寫給兒子的家訓中說到:「今別令剝大賊之皮為袋,懸諸朝門,示民以威。」他語帶贊許,似乎認為這是件大快人心的事。也有官員在日記中寫道:「大學士于兵部事,今又捕倭寇,剝皮為袋,真個威風!」

自此以后,不管是官方剝叛賊的皮,還是反叛勢力剝官兵的皮,都成了司空見慣的事。魯迅先生曾慨嘆道:「大明一朝以剝皮始,以剝皮終,可謂始終不變。」

「人皮草袋」成為權貴玩樂和制敵的兵器

那麼,為何要制作成草袋呢?這似乎源于某種迷信——人們認為懸掛皮草袋不僅能儆效尤,也能作為詛咒他人或敵人的秘密武器。

如元朝大臣阿合馬被刺殺后,其愛妾引柱的衣柜中竟搜出兩具「人皮草袋」。引柱坦言道,這是用來詛咒仇人的,「只要你發出咒語,很快就能得到應驗」。她說,只要在神龕前念出咒語,那些皮袋就會「哆嗦個不住,跟有生命個似的」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您可能会喜欢